學運、社運?民主?

過去約一個月的時間,台灣除了空轉之外,大多數人似乎都活在憂慮、不滿中。支持社會運動的人,覺得政府或是領導人作的很差,黑箱作業不公平。另外多數沒出聲的人約莫是不贊同自己繳的稅被拿去補貼所謂運動造成的損失。就這麼大家都不太愉快的過了這一段時間。好不容易都要結束了,還是有一群人又有委屈,強烈懷疑是沒有從之前的活動中獲得政治或是其他利益,就再玩一次,所以第二次駕輕就熟,很快的又把公權力的機關圍起來了。現在想想,第一次學運時,沒有強勢運用公權力,往後再企圖使用,又會被冠上不公平的大帽子,為什麼上次沒驅散,這次要動用強勢警力?所以往後要運用警力驅散任何活動都會變成違憲或是妨害人民自由?
這個社會似乎依舊還在仕大夫的年代?獨厚讀書人?對學生的容忍也是讓我無法理解,要是換成一群工人衝進公權力機關,可能見到更血腥的場面吧?學生還沒離開校園,尚未經歷現實的洗禮,憧憬居然能和國家大計相互抗爭?黑箱作業是錯的,所以就廢棄民主制度,怎覺得反服貿變成反民主?民主不是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怎幻化成少數霸凌多數,而多數不滿少數?
當少數霸佔舞臺取得特權或是利益時,其他目光短淺的或是城府夠複雜的,也當然會想要群起效尤,古有明訓:寧為雞首,不為牛後不是嗎?
參與運動是以自認正確崇高的理想作為動力,有了舞台,又更刺激了腎上腺素,但是另一端為了工作,需要杵在現場乾耗的媒體或是治安人員,要如何在沒有腎上腺素加持之下,又沒有什麼實質或是無形利益時,去面對各種挑釁叫囂?爆出不滿只是早晚之事吧,這世上是沒有聖賢的,你可以指著對方罵,但是你能忍受被挑釁嗎?有誰有雅量因為別人對你不滿,衝進自己家中抗議?民主制度是這樣運作嗎?開始覺得當年的革命被當成造反的觀念?也會懷疑這是真的民主還是全部打掉重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