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的煎熬

每次有群眾活動脫序時,就會看到許多警察進駐現場,有時候會想起許久之前,台灣還是戒嚴時期,會有憲兵軍警以鎮暴之名,準備投入驅逐群眾。當年使用媒體廣為宣傳的憲兵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仍有記憶。最近幾年的群眾活動,一直覺得負責驅散群眾的警察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不管風吹日曬雨打,就是必須在現場待命,一旦驅離群眾的命令下達,又像是街頭巷戰般的得衝鋒陷陣,一群警察抓一個人又不能造成對方受傷,有誰辦的到?或是一個警察陷入一群抗議的人群中,更危險。這是生理上的挑戰,或者說是台灣警察的宿命。但是心理上來說,更是困難,即便是自己的政治立場與執政者不同,還是得執行工作,總是讓人覺得,警察是政治人物的棋子,政治人物的政策出問題了,引發群眾運動,看起來就像是躲在警察後面,接受保護。有時候想想,警察人數要是夠多,是不是自己也有支持的政治人物可以互相幫忙,就像是當年的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般的可以推出自己的候選人,在代議場合幫他們說話,畢竟一個大的團體,在民主制度之下,應該有代言的權利。警察看似有公權力,擁有通訊工具、調查權利,甚至於身上掛著武器,但是這樣的力量,對付歹徒,已經逐漸失去絕對優勢,畢竟敵暗我明,作奸犯科者,通常是較不招搖,躲在暗處,已經難以對付了,還要對付群眾活動,在群眾活動中,很容易發生失控的現象,肢體衝突。
除了實際的身體傷害,還會有心理上的不平衡,在台灣這個奇怪的法治社會,歹徒擁槍,為的就是需要的時候開槍對抗,但是擁有槍枝的警察,又要依照槍械使用條例等奇怪的法令,還要考量用槍時機,用槍的時機一般都是千鈞一髮之際,大部分人都不是天才,不太可能在瞬間考慮這麼多的規定才掏槍,最糟的是通常還要面對民意代表幫所謂的受害人或是歹徒質詢、修理警察,甚至於常聽說用辱罵的方式表示他們的為民服務?這樣才是對警察真正的傷害,有誰會工作的許久之後,被否定工作內容之外,還要被言語羞辱?每天面對的不是弱勢就是歹徒,還沒被人尊重?美國的警察有工會幫忙,但是台灣的警察沒聽過,警友會好像也不是很正式的組織。持續不支持警察,在這樣的政治環境之下,要嘛大家擺爛,漸漸的成為麻痺的警察,要嘛拍拍屁股老子不爽就不幹了,倒楣的是像是傳說中的希臘,打緊急電話卻告訴你我們人力不夠,請自行想辦法解決。有些事還蠻難自行解決的。
這篇部落文還真的是牢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