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喜歡 impossible

每天閑閑喜歡胡思亂想,男女平等這件事,從小就在教育系統之中對著所有人耳提面命,長大了之後,又在教育系統中的健康教育𥚃,發現男女生理構造上的不同,在教育系統中的禮儀常識教育,學到要有紳士風度,禮讓年長、行動不便者、年幼無法照顧自己的小小朋友之外,還要禮讓女性,幫女性開車門…明明就是有從基本生理構造、機能上的差異,一直到成長、教育上的不同,還是要求男女平等?在沙灘上戲水時,男女泳裝上的差異,也會讓我覺懷疑真的有辦法達到男女平等?如果真的是男女平等,搬運重物時女性出現的機率一直都很低吧?這是不平等的現象吧!但是一直就是會提男女平等?其實是喜歡去挑戰 impossible 這件事吧?

填鴨式教育是上一世代的教育方式,當從這樣的訓練出來的人遠赴美國繼續深造,表現也不錯,回頭要作教育改革,説教育系統有問題,改成其他方式,好像成效也不易顯現?最近幾年卻看到許多莫名殺人的社會事件,教育有愈來愈好嗎?還是挑戰 impossible 吧?

民主制度選賢與能,各種看似有理,值得期待的政見充斥,一時之間,處處都是充滿希望,明天會更好的烏托邦遠景、願景,熱鬧激情的選舉之後,看到的是勝選者的凖備分贜敗選者準備下次挑戰,再次挑戰 impossible 吧?而選民也是隔了一段蜜月期之後,再次挑戰 impossible ,期待選出領袖。

難怪電影 Mission Impossible 這麼賣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