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體生活

在醫院的四人病房中,似乎晚上總是睡不好?前二晚是媽媽因為醫師囑咐禁食禁水,沒有水分的時候,特別想要喝水,所以隔一陣子就哀求喝水,在深夜時刻,真的會讓人覺得養子不孝,幾乎是二小時醒來一次。第三晚可以攝取水分、終於不需要再呼天求地的要求喝水,但是依然是二小時醒來一次,換尿片、量體溫之餘,還有其他室友也要從廁所搬出坐式尿盆上廁所,頻率約二小時一次,依然睡不好。

有一位室友要求醫師開安眠藥,說晚上睡不好,不知是否受到媽前二天的影響?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多人病房就是一個社會縮影,互動,即使不認識,互相影響,即使沒有關係,甚至互相容忍,因為互動互相影響都會產生好的或是不愉快的情形?沒人知道,終究得相互容忍或是妥協。
社會、人生都是一連串的妥協,從一般工作到生活都是如此,醫院病房中也不例外。仍然在等待從四人房換到單人房,期待對病情有幫助,也不會打擾他人,但是單人房也是得面對鄰房的妥協,不是嗎?多個單人房也是小社會的一部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